面对面]宋祖英:歌声与微笑
ʱ䣺 2019-08-13

  2006年10月12日,美国肯尼迪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宋祖英个人独唱音乐会在这里举行。这是宋祖英继2002年悉尼歌剧院、2003年维也纳金色大厅之后,第三次在海外举行个人独唱音乐会。而被誉为美国最高艺术殿堂的肯尼迪艺术中心也为宋祖英破例悬挂了标识,这个标识既是中文“宋”的拼音,也英文“歌曲”的意思。

  王志:你觉得外国人眼里,他们到底认为是“宋”的意思呢,还是“歌”的意思。

  宋祖英:我觉得“歌”的意思更多,整个它的意义,我觉得,是一个完全一个歌者站在那个肯尼迪中心舞台上,我是面对大家的,有这么一个符号,而且还有一个我们的金屏风,金屏风也是从北京拉过去的。而且还拉了一个苗族的一个古老的一个门,放在肯尼迪中心的,我上场口的一个舞台口。非常圆满的一件事情,同时呢也代表了中国一种符号在里头。

  宋祖英:我觉得只要是走出去的人都会爱国,我们每个人身上写的符号都是中国人的符号。

  三次海外音乐会,宋祖英都邀请西方交响乐团和合唱团来为她进行伴奏和伴唱,音乐的跨界和语言的障碍是三次音乐会都会面临的难题。中外音乐人的鼎力合作已经成为宋祖英海外音乐会的特色,在肯尼迪音乐会上,宋祖英特意邀请了三位美国同行,和她一起来演唱一首传统的中国民歌《小河淌水》。

  宋祖英:是由导演精心的设计,我们因为是一个文化交流,这种形式从舞台上来讲,它的表演风格会,就是更丰富一些,让观众会感觉更轻松一些,在音乐会的这种形式里面,它是一种色彩。

  三次海外音乐会,宋祖英都演唱了湖北民歌《龙船调》,这首歌欢快活泼,能充分调动起音乐会现场的气氛。在演唱这首歌的过程中,宋祖英需要有人来同她配合,三次演唱会她选择了三种不同的合作方式。

  此次肯尼迪音乐会,为宋祖英担任伴奏和伴唱的是世界著名的美国国家交响乐团及华盛顿合唱团,享有国际声誉的华人指挥家汤沐海亲自执棒,还有国内知名音乐家金铁霖、徐沛东等人的鼎力支持。如此强大的演出阵容足以支撑起一场豪华的商业演出,而此次音乐会也进行了商业操作,一改以往音乐会赠票的方式,选择了公开售票。

  宋祖英:真实情况一开始售了一部分以后,就是票就非常紧张了,肯尼迪中心是一个主办单位方,还有个中国驻美大使馆,他们还有邀请一部分客人,卖了没几天以后,就赶快说,打住,就是怕这边的票都没有保证了。

  宋祖英:这个第一次悉尼音乐会是中澳建交30周年的时候,我想当时曾经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能在悉尼歌剧院能唱个歌,后来有机会也是因为去慰问华侨的时候,碰到那边的,我们武韬大使,驻澳的武韬大使。我说我希望在这,有没有可能希望在这开音乐会。他说很有可能,这个事就慢慢进行,就可以,就成行了。我的概念就是希望我们大使馆把所有的票都赠送给外国人,让他们来听我的歌,来听我们中国的歌曲。

  宋祖英:那会儿没打算卖票,很多华人华侨都想买票,但是买不到,没有想卖票,只是想中澳建交能把这个活动做好,更多外国人来看,让我们的大使馆能邀请到更多的外国人,能把这个活动做得很圆满我就很高兴了。

  宋祖英:确实也没有想过要卖票,因为也是大使馆主办。我是中国的,代表中国的一个歌唱演员,一个歌唱家,能站在欧洲的舞台,和欧洲的一些艺术家们合作,让他们感受到中国民族音乐。

  此次肯尼迪音乐会是2006年中美文化交流年的重要组成部分,外交部长李肇星、文化部长孙家正和中国驻美大使周文重先后为此次音乐会题词。就在音乐会结束的当天,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市长安东尼宣布10月12日为哥伦比亚特区的“宋祖英日”。

  宋祖英:我倒没这样想过。而且我想我没有那么高的觉悟,但是我觉得如果我代表中国的歌唱家走向世界的话,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的歌唱家,所以我的符号,所有的符号里面都烙上中国的印。这是我的想法。

  宋祖英:在国内演唱什么,亲情爱情友情,歌唱祖国,歌唱祖国的大好河山,我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为了追求,演唱的作品里头,我选择作品里头,我还是有比较严格的这种选择条件。但是走出去的话,我觉得应该是带上这种符号走的。

  此次肯尼迪音乐会在《爱我中华》的歌声中结束,现场观众自发起立,为宋祖英鼓掌长达5分钟的时间。

  宋祖英:礼貌我觉得这是国际惯例的礼貌,肯定每个人演唱歌曲完了以后都会有掌声,但是这种长时间的掌声吧,我觉得还是有,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欢。因为从音乐会完了还有一个酒会,很多美国人都参加了这个酒会。从他们的言谈中,能感受到他们对这场音乐会的理解、喜欢和感动。

  王志:音乐会就是中美文化交流的一个部分,他们能不鼓掌吗?能不为中国的文化使者鼓掌吗?

  宋祖英:因为演唱的那些作品他们很感动,我觉得这也是应该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掌声吧。

  宋祖英:我希望我的音乐会做得很好,这个很好就没有限的那种,就没有哪个高度是很多,就是永远做音乐会的都会有遗憾,我希望我的音乐会遗憾少一点,但是总有遗憾。

  宋祖英:就比如说我平时在练习的时候,在上课的时候,我会很好,感觉特别好,声音也特别好,完成作品都非常好。也许到那天,音乐会的当天,也许就没有平时好,就这样的话就是遗憾,这是没有办法的。不像平时录个歌,这个歌这个没唱好,声音不到位,或者气息不太好,那我可以重来。但音乐会就没有这个可能了,所以音乐会永远是遗憾的音乐会。

  王志:但是这一次的报道来说,反响比前两次都强烈很多,您认为从效果来说,从水准来说是不是确实?

  宋祖英:确实这次比上两次都好,从我们的选曲,从我们的编配,从我们的组织,方方面面都非常好。

  从2002年悉尼歌剧院到2003年维也纳金色大厅,再到2006年的肯尼迪艺术中心,宋祖英的海外音乐会之旅进展顺利,人们不仅关注每次音乐会的举办情况,还谈论着海外音乐会的主角——为什么总是宋祖英?

  宋祖英:其实有很多歌唱家都唱得非常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优点,别人的优点我学不来,别人的长处我学不来,我的长处,我的优点未必大家都能学到。

  王志:没有人在那个地方举行过个人的音乐会,也没有人像你那样举行三场海外音乐会?

  宋祖英:大家当然说都不错,因为代表中国民族音乐走出去,这本来就是一个好事,确实是好事,我也希望不光是我一个人走出去,我也希望更多的音乐家,更多的歌唱家到国外开独唱音乐会。

  宋祖英:这没有什么好像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我觉得挺难的,通过这几次下来,我觉得我也总结了一些经验,只要我们想去做,我们都可以做好。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

  宋祖英:我这个人做事情没有长远规划,就是阶段性的,就是我觉得这件事情做完了,那我会调整一段时间,调整一段时间也许就会有别的想法了。我也需要在这个声乐方面不断的完善自己。www.0005889.com!我的导师也在不断的探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